古老的里昂城 古老的法国文化(多图)

穿越里昂老城 去认识法国的古老文化

相比首都巴黎的浪漫风情,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似乎总被人与工业联系起来。实际上,里昂老城区可是异常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,建于19世纪初的315条秘密 通道让这里充满了电影中才有的迷宫气氛。只要你找到里昂老城秘密通道的入口,你就能发现一百多年前法兰西那谜一样的世界…

要探索被划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的里昂老城(Vieux Lyon),得踏踏实实地用双脚。这个世界文化遗产区由里昂老城(Vieux Lyon)以及“红十字区”(Croix-Rousse)组成。

老城里的建筑属于平民,没有华丽的大理石墙面和雕饰,但都涂成了明亮的鹅黄或者粉红。时不时地,窗口探出一位十八世纪衣着的贵妇,是幻觉?定睛,原来是画儿。

里昂老城街头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立体感十足的写实墙画,红十字区的一面墙上画有楼梯和神色各异的行人,以致后来我在城里每上楼梯之前都要看看是不是真的; 在街角的书店把整个侧面的墙都画成布满书架的店面内部,底层还画有大门,要不是画上有一个正在进门的人,恐怕还真会有人一头撞进去。

穿越里昂老城 去认识法国的古老文化

当然啦,真正可以称奇的,要数遍布老城里的“秘密通道”(Traboules),这是里昂独有的神秘空间,整座城市共有315条traboules能通 往230条街道,总长50公里,大多由丝织工人建于19世纪,便于在恶劣天气时运送丝绸。这些秘密通道隐匿在色彩鲜艳的民居里,必须找到正确的门才能进 去。

这些通道并没有太多游客知道,推开门的一瞬间,你可以想象自己身处不同的电影情节,或是身负秘密任务,或是逃避恶人追杀,很刺 激。即便外面是阳光灿烂的,进门后还是一股阴气,即便几秒钟后感应电灯便自动亮了起来,暖色的灯光映着暖色的墙壁,回头看看门缝中漏进来的光,却是偏蓝的 冷色,一门之隔,竟像是两个世界。顺着长长的通道往里走,不时会出现结构精致的楼梯或者庭院,而从通道的另一扇门出来,早已是另一条街了。

千年剧院里听音乐会
千年剧院里听音乐会

由老区搭缆车登上Fourviere区,就能抵达里昂著名的圣母院,教堂内外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石雕。这里也是里昂最古老的街区,2000年前罗马人就在 这里建城,现在遗留下来的几座保存完好的罗马剧院,夏天都会举办露天的音乐会。罗马人真懂得选位置,由Fourviere往下望,就是整座仿佛冻结在时间 河流里的里昂城,这座世界文化遗产之城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,依旧光灿动人.灯光慢慢亮起,你似乎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酒杯碰撞的声音。里昂在夜晚再度醒来,还 是她从来就不曾入睡。

菜市场里看行为艺术
菜市场里看行为艺术

里昂的“摊贩”们是开着箱式货车来的,而且那辆货车还可以变身为临时大棚。这些摊贩们完全不是国内市场里一脸苦相的农民兄弟,个个都好像艺术家。他们把 蔬菜摆得跟插花一般;海鲜摊上一条鱼朝我瞪着眼睛,猛然一看还真吓一大跳;奶酪很臭(至少对我来说),有些还发了霉,但越霉他们越喜欢(反正我是吃不 惯);卖烤鸡的看到我的相机,立刻忙碌起来,在空空的鸡脖子里插上一根辣椒,还要装点上樱桃番茄和黑橄榄,绝对是行为艺术……

遍布老城的私人博物馆
遍布老城的私人博物馆

如果说里昂什么地方是非去不可的,那当数卢米埃尔博物馆(Musée Lumière)—这原是电影的发明者卢米埃尔两兄弟的故居。 里昂人显然十分看重这项发明,甚至把博物馆所在的那条街也命名为了“第一部电影大街(rue du Premier Film)”,很拽很高调。博物馆里陈列有各种早期的电影放映机,其中有一台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缝纫机。巨大的玻璃幕墙上,投影着最早的那些活动影像,站在 这个幕墙前面,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场景。

老城里遍布着许许多多私人博物馆,走过长长的似有些荒芜的小巷,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自动化 博物馆。这名字听起来很高级,其实是一个个由木偶构成的文学或者历史场景,门口橱窗宣传里写了句“所有的都会动”简直让人笑喷—不过,考虑到这个博物馆是 1946年建的,那也算是够高级的了。逛完出来发现博物馆的另一个橱窗,居然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小说场景。里昂老城里再现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?这组合还真 怪异。

六百年历史的国际博览会
六百年历史的国际博览会

里昂仅次于巴黎,是法国第二大博览会中心,每年一度的国际博览会吸引三四十万人参观。在东南郊夏西厄的欧洲博览公园(Eurexpo)里,可以看到展览 面积达7万平方米的十几个主题展馆。法国本土和海外省及海外领地的参展单位数以千计,也有从南非到中国、从布基纳法索到匈牙利的外国官方参展团。在博览会 上,人们可以看到从微波炉到水力按摩浴缸等各种新式的产品,还可以品尝到不同的特色佳肴。

每年4月中旬,里昂都要举行规模盛大的国际 博览会(Fo-ire internationale),这个博览会的历史比里昂丝织业还要悠久。早在1420年,里昂就第一次摆开货摊,广招天下客商,进行交易。法王利用意大 利的分裂,热情欢迎来自佛罗伦萨等地的流亡者金融和商贸方面的行家。这样,里昂的博览会越办越红火,直到19世纪,繁荣依旧。可是在1882年时,博览会 因故停办,直到1916年世界大战正酣时,才由法国政治家,当时任里昂市长的赫里欧出面恢复了此地富有传统的贸易博览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