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老的里昂城 古老的法国文化(多图)

穿越里昂老城 去认识法国的古老文化

相比首都巴黎的浪漫风情,法国第二大城市里昂似乎总被人与工业联系起来。实际上,里昂老城区可是异常宝贵的世界文化遗产,建于19世纪初的315条秘密 通道让这里充满了电影中才有的迷宫气氛。只要你找到里昂老城秘密通道的入口,你就能发现一百多年前法兰西那谜一样的世界…

要探索被划为“世界文化遗产”的里昂老城(Vieux Lyon),得踏踏实实地用双脚。这个世界文化遗产区由里昂老城(Vieux Lyon)以及“红十字区”(Croix-Rousse)组成。

老城里的建筑属于平民,没有华丽的大理石墙面和雕饰,但都涂成了明亮的鹅黄或者粉红。时不时地,窗口探出一位十八世纪衣着的贵妇,是幻觉?定睛,原来是画儿。

里昂老城街头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立体感十足的写实墙画,红十字区的一面墙上画有楼梯和神色各异的行人,以致后来我在城里每上楼梯之前都要看看是不是真的; 在街角的书店把整个侧面的墙都画成布满书架的店面内部,底层还画有大门,要不是画上有一个正在进门的人,恐怕还真会有人一头撞进去。

穿越里昂老城 去认识法国的古老文化

当然啦,真正可以称奇的,要数遍布老城里的“秘密通道”(Traboules),这是里昂独有的神秘空间,整座城市共有315条traboules能通 往230条街道,总长50公里,大多由丝织工人建于19世纪,便于在恶劣天气时运送丝绸。这些秘密通道隐匿在色彩鲜艳的民居里,必须找到正确的门才能进 去。

这些通道并没有太多游客知道,推开门的一瞬间,你可以想象自己身处不同的电影情节,或是身负秘密任务,或是逃避恶人追杀,很刺 激。即便外面是阳光灿烂的,进门后还是一股阴气,即便几秒钟后感应电灯便自动亮了起来,暖色的灯光映着暖色的墙壁,回头看看门缝中漏进来的光,却是偏蓝的 冷色,一门之隔,竟像是两个世界。顺着长长的通道往里走,不时会出现结构精致的楼梯或者庭院,而从通道的另一扇门出来,早已是另一条街了。

千年剧院里听音乐会
千年剧院里听音乐会

由老区搭缆车登上Fourviere区,就能抵达里昂著名的圣母院,教堂内外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石雕。这里也是里昂最古老的街区,2000年前罗马人就在 这里建城,现在遗留下来的几座保存完好的罗马剧院,夏天都会举办露天的音乐会。罗马人真懂得选位置,由Fourviere往下望,就是整座仿佛冻结在时间 河流里的里昂城,这座世界文化遗产之城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,依旧光灿动人.灯光慢慢亮起,你似乎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酒杯碰撞的声音。里昂在夜晚再度醒来,还 是她从来就不曾入睡。

菜市场里看行为艺术
菜市场里看行为艺术

里昂的“摊贩”们是开着箱式货车来的,而且那辆货车还可以变身为临时大棚。这些摊贩们完全不是国内市场里一脸苦相的农民兄弟,个个都好像艺术家。他们把 蔬菜摆得跟插花一般;海鲜摊上一条鱼朝我瞪着眼睛,猛然一看还真吓一大跳;奶酪很臭(至少对我来说),有些还发了霉,但越霉他们越喜欢(反正我是吃不 惯);卖烤鸡的看到我的相机,立刻忙碌起来,在空空的鸡脖子里插上一根辣椒,还要装点上樱桃番茄和黑橄榄,绝对是行为艺术……

遍布老城的私人博物馆
遍布老城的私人博物馆

如果说里昂什么地方是非去不可的,那当数卢米埃尔博物馆(Musée Lumière)—这原是电影的发明者卢米埃尔两兄弟的故居。 里昂人显然十分看重这项发明,甚至把博物馆所在的那条街也命名为了“第一部电影大街(rue du Premier Film)”,很拽很高调。博物馆里陈列有各种早期的电影放映机,其中有一台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缝纫机。巨大的玻璃幕墙上,投影着最早的那些活动影像,站在 这个幕墙前面,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场景。

老城里遍布着许许多多私人博物馆,走过长长的似有些荒芜的小巷,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自动化 博物馆。这名字听起来很高级,其实是一个个由木偶构成的文学或者历史场景,门口橱窗宣传里写了句“所有的都会动”简直让人笑喷—不过,考虑到这个博物馆是 1946年建的,那也算是够高级的了。逛完出来发现博物馆的另一个橱窗,居然是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小说场景。里昂老城里再现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?这组合还真 怪异。

六百年历史的国际博览会
六百年历史的国际博览会

里昂仅次于巴黎,是法国第二大博览会中心,每年一度的国际博览会吸引三四十万人参观。在东南郊夏西厄的欧洲博览公园(Eurexpo)里,可以看到展览 面积达7万平方米的十几个主题展馆。法国本土和海外省及海外领地的参展单位数以千计,也有从南非到中国、从布基纳法索到匈牙利的外国官方参展团。在博览会 上,人们可以看到从微波炉到水力按摩浴缸等各种新式的产品,还可以品尝到不同的特色佳肴。

每年4月中旬,里昂都要举行规模盛大的国际 博览会(Fo-ire internationale),这个博览会的历史比里昂丝织业还要悠久。早在1420年,里昂就第一次摆开货摊,广招天下客商,进行交易。法王利用意大 利的分裂,热情欢迎来自佛罗伦萨等地的流亡者金融和商贸方面的行家。这样,里昂的博览会越办越红火,直到19世纪,繁荣依旧。可是在1882年时,博览会 因故停办,直到1916年世界大战正酣时,才由法国政治家,当时任里昂市长的赫里欧出面恢复了此地富有传统的贸易博览会。

法国里昂游记(多图)

慕名已久,终于有一个机会能到这个传说中的城市里昂小游。
里昂是仅在巴黎之下的法国第二大城市,更是传说中的世界人文遗产之城。之前对他的仰慕来自于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,游戏的背景,还有摄影,和铺天盖地关 于里昂的赞美,当然,之前的印象只是停留在一个模糊的概念,这次到了,感觉很真切,先不细说,取了一个名字代表我的感受,就是膨胀的里昂。


早上5点,我们就集合在配皮fnac广场。


里昂和配皮相距不远,大概就5个小时,不过也算是穿过大半个法国了,其实对中国人来说,这点距离算不了什*么,差不多也就是南宁到桂林吧,不过对法国人来说就够呛了,一路不停的停下来休息。加上一路上的说说笑笑,看看路边法国特色的一望无际,心情超爽

路边的休息站

几个小时后,我们准时的抵达里昂,看着窗外的风景,很容易就让人兴奋起来。
同样是法国的大城市,感觉就和巴黎大大的不同,一种工业城市和当代艺术交融的氛围极其浓厚。
没有特别多巴黎那样精致的古代建筑,更多的却是一种平整干净的和谐。随处可见的国际级水准涂鸦,穿着前卫的路人,当然还有铺天盖地的双年展海报,告诉我们这个城市,简直就是为了当代艺术而生。
这次的旅行时间很紧,展览后面再说,先介绍一下这个城市吧。
我们被安排在一个坐落在半山上的国际青年旅舍,价格很公道,还有很丰盛的早餐。住的也还不错。

这个就是我们的房间,窗户看出去就是整个里昂城!!
七折腾八折腾,等到我们能出门去看看里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的里昂!
里昂一到晚上就显得特别法国,露出法国最原始的面目,到处都是温暖的黄*色灯光,让人很容易陪着这个城市慢慢的安静下来,好好的休息,体验白天繁华过后的安逸,一杯咖啡,一杯红酒,配上一碟上好的牛肉,完美了。

最爽的就是坐在路边的餐厅,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只要这么安静的坐着。或者干脆就直接坐到这些教堂门口的台阶,绝对的返璞归真,地板的清凉也很让人享受,赖着不走,不过我算是很安奈不住自己的人了,还是四处转转才能借我的手痒

晚上的罗纳河同样显出她的安静,

远远的看着著名的富维耶圣母院,灯光的效果让她和下面的街道溶为一体,更显得安详。

偶尔看到的一个橱窗设计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细的模型,这个橱窗并不大,但是里面按照比例作出来的餐厅真的是叹服,更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模型,甚至到桌子上的刀叉都一应俱全。不过说真的,这样的艺术品还是纯粹点好,个人感觉外面这个放大镜实在多余……

在街上瞎转了半天,只顾着放松心情了,忘记了应该多拍点照片,不过说实在的,可能里昂的晚上并没有巴黎那种随处都是惊喜,确实是一种出奇的安静,让人不自觉的忘记烦恼,忘记疲劳,很自然的放松身体和心情。如果谁觉得工作生活压力大,失眠的话,里昂绝对是一个完美的选择。

一大早起来推开窗户,看到慢慢醒来的里昂


里昂的全景

选了一个风景不错的位置吃早饭,看太阳慢慢升起来,感觉还是很不错的

看到远远的城市,他们的烟囱排在一起相当壮观。

富维耶圣母院就在我们的旅馆边上,当然第一步就来这里看看,圣母院全白,直接就给人一种至高无上的冲击,站在她下面不由自主的肃然起敬!!加上圣母院盖在 里昂城的山上,居高临下,就是两个字,威严。这样圣殿级别的教堂即使在法国也不多见,据说盖了一百多年了,设计师挺有种的,在当时做拜占庭风格真的很不简 单。


圣母院的内部结构也是很豪华。到处都是镀金和精致的马赛克和花窗玻璃。

在圣母院不远就是古老的里昂罗马剧场,算是法国最古老的剧场了。很神奇的是据说现在还能使用。

难得的机会,就让这个古老的历史来见证我们的爱情吧 哈哈哈


合影留念,呵呵 在这样的历史中,人真的显得太渺小

装深沉

哈哈 我摸到了公元前15年的石头

进入里昂市区,市区很大,街道与街道之间的间隔非常紧密,看上去都是朴实的很,可是仔细看看路边的店,都是来头不小,动不动一个lv,一个prada的,也让我看到了里昂低调奢华的一面。

很现代和经典的结合,然后我们还能发现,这里还有电车的电缆,法国在自然保护方面做的还是很成熟

笼子里面的蝴蝶

白天的索那河白天也显得很慈祥呵呵。


里昂的特色街道。

在街道的角落冷不防就出现一个教堂。

里昂大邮局,给爸妈和宝贝的明信片就是从这里寄出去滴

这里就是里昂的市中心白苹果广场,不过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*么它叫这个名字。
看起来貌似有点荒凉,可能是因为满地的土,不过也正因为这整个广场都是由这种红色的土铺满,才给人印象深刻,可能是因为它和这个地区的房子屋顶一样红红的 暖暖的,显得特别协调。它是一度被称为皇家广场,一座高大的路易十四的威武骑马雕像是广场上,著名的里昂纺织工人大罢工就是在这里举行的。当然我也不能忘 记和宝贝在这里留念。


还看到这样一个场景,一对情侣依偎在一起取暖。
临近冬天,广场的边上盖起一个新的摩天轮,难道法国人有这个习惯么,这个倒是不明白,巴黎香榭丽舍大街的摩天轮也是在冬天才建造起来的。

街上拍到一个全身皮草的奶奶,不过说真的,感觉里昂的人比巴黎的人要热情的多,问个路他们都恨不得带你到目的地,巴黎的人相对就很冷漠,不像这里温暖。


路上碰到摄影老师也在采风。

我的老师们。

发现一个带着补丁的墙壁,很有意思。

法国里昂古味十足的老城区


同欧洲的许多历史名城一样,法国里昂也有一片古味十足的老城区。与众不同的是,里昂的老城里有一种奇特的建筑——穿街小巷。它是一条在建筑物内部开凿的通 道,两头用稍加装饰的临街拱门连接。这些穿街小巷横七竖八地散布在里昂的老城区,如迷宫一般让人难以捉摸,成为当地的一大景观。

初次步入里昂老城的游客往往难以发现这些“密道”的入口。直到导游小姐索菲将记者一行带到一个临街的拱门前,我们才发现其中的奥妙。索菲指着拱门旁的密码 键盘向我们介绍,法国的民宅门口通常设有这样的密码键盘,房东可以用钥匙开门,来客则需要知道密码才能进入。不过索菲并不知道密码,她只是按了一下键盘里 的开门键,大门便自动打开。原来,大门里并不是门厅,也不是公寓楼,而是一条3米多长的通道,两侧有几处昏暗的灯光照明。

怀着寻幽探古的好奇之心,我们跟着索菲走进通道,没想到通道尽头却是“别有洞天”。那是一个15平方米左右的天井,四周均是4层楼的老式楼房。据索菲介 绍,中世纪民居的建筑风格往往以天井为中心,小的有十几平方米,大的则有五六十平方米。从天井可以看到四周房屋的阳台和外露的楼梯,有的呈“之”字形,有 的呈螺旋型。从天井继续往前走,又进入另一条通道。推开通道尽头的大门,我们已置身另外一条街了。

里昂的穿街小巷历史悠久,第一批小巷出现的准确时间已难以考证。据索菲介绍,在公元4世纪西罗马帝国灭亡前,吕格杜努姆城的居民被迫从索恩河附近的丘陵地 带迁至河边平原,并开凿了第一批穿街小巷。文艺复兴时期,一些小商贩为了获取天井内的井水,在房屋内修筑了一些过道,连接内院和临街的店铺。随着建筑业的 高速发展,穿街小巷逐渐显示出贵贱等级之分,有专门为贵族开设的专用通道,也有给佣人使用的“服务通道”。

在战乱频仍的中世纪时期,穿街小巷常常扮演传递 军情和执行任务的秘密通道角色。听着索菲的解说,我们一行不觉已来到老城区中心的泰诺广场。她指着一条连接广场和圣•卡特琳娜街的穿街小巷说,16世纪 时,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展开了血*腥的暴力冲突,各派士兵均利用穿街小巷来藏身。1793年,法国正值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时期。那年5月29日,雅各宾政府的 一名军官曾率军追捕一群反抗者。当后者逃到泰诺广场时,发现四周的道路均被政府军封锁,其中一个名叫韦特里的反对派士兵灵机一动,带领大家从这条穿街小巷 逃往圣•卡特琳娜街,从而躲过了一劫。

走出老城区,跨过索恩桥来到对岸的新城。回望老城,神秘的穿街小巷已被湮灭在老式建筑群中。据索菲介绍,作为当时的首都,里昂的老城有大大小小400多条 穿街小巷。中世纪末期,这种建筑风格逐渐向周围的一些城市和国家延伸,马赛、尚贝里等法国其它城市都有这样的小巷,意大利的贝那和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也有类 似的建筑。